<font id="djxh5"></font>

          <dfn id="djxh5"><thead id="djxh5"><mark id="djxh5"></mark></thead></dfn>

          <rp id="djxh5"><progress id="djxh5"></progress></rp>

              <big id="djxh5"><th id="djxh5"></th></big>

              <delect id="djxh5"><progress id="djxh5"><output id="djxh5"></output></progress></delect>
              當前位置:首頁 >> 文藝觀察 >> 正文
              他矢志不渝地凝望著詩的星空——打工詩人印子君寫真
              2014年06月12日 09:32

                                      

                    初春的蓉城之夜尚存寒意,可2013年1月15日晚的成都錦城藝術宮卻氣氛十分熱烈:“非常夢想”——四川省首屆農民工原創文藝作品大賽頒獎晚會在成都錦城藝術宮舉行。
              244件獲獎作品的作者榮登領獎臺,接過頒發的獎杯和獻上的鮮花。來自鹽都自貢的打工詩人印子君的組詩《我用每一句詩行抵達成都的心臟》榮獲文學類一等獎。這也是印子君繼2008年獲得《星星》詩刊舉辦的首屆全國民工詩歌大賽大獎之后,再次榮膺同類文學獎項。本次大賽于2012年10月啟動,由省人社廳、省文化廳、省農勞辦聯合主辦。大賽組委會共收到5000多名參賽者的13000多件作品,經綜合網絡票選和專家評選,按類別分別評出大賽一、二、三等獎和優秀獎。
                    打工詩人印子君系自貢市富順縣琵琶鎮人,1987年高中畢業回鄉務農,1988年底進城務工,屬改革開放后早進城的農民工之一。
                    印子君出身于極為窮困的農村家庭,5歲喪母,年邁的祖母和父親伴他度過凄風苦雨的童年。他自小就隨大人參與田地勞作,耕種犁耙挑抬樣樣在行,養成了吃苦耐勞、任勞任怨、不畏困厄的品性。
                    上中學后,父親十天半月要爬30多公里山路為他籌錢送糧,每次送父親回家,望著父親漸漸消失在殘陽中的背影,他都想哭。
                    然而上高二的印子君卻發瘋似愛上了詩歌,見詩就讀,見好詩就抄,讀得多了,就試著寫起來,以至“不務正業”,斷送了大學夢。
                    正是多夢時節,印子君1987年從富順縣第三中學高中畢業回到了琵琶鎮黃家村,鄉里的負責人見他頗有些文才,便安排他在黃家村小學任代課教師,因代課待遇實在太低,萬般無奈,一載寒暑過去,他仍回家干起了春種秋收的農務。
                    1988年歲末,印子君以“合同工”形式進入縣城自貢市變壓器一廠一家私企任廠辦室文秘工作,一晃,6年青春歲月飄然而逝。    
              懷揣著對未來的期盼和對文學的夢尋,印子君懷揣著夢想踏上背井離鄉的火車,1994年10月初,27歲的印子君到北京亞運村安慧里大紅燈籠涮鍋村一餐館打工,負責采購工作。每天,他騎著一輛腳踏三輪車去農貿市場,寒冬臘月,北京氣溫一般都在零下世幾度,大清早逆風而行,臉像被鋒利的刀子割著一般,兩只握著車把的手盡管戴著手套,還是冷得發癢發麻。
                    和所有農民工一樣,殘酷現實時時將美好生活的夢想砸得粉碎。絕望時,唯有對文學的癡迷,讓他揚起了生命的風帆。
                    每天晚上,他工作的飯店關門后,他便來到自己租住的小屋,讀詩,寫詩。在寫詩的同時,更加關注現實關注人,他把自己的生活感受和對人生的感悟凝聚在詩里,使他的詩里多了一份凝重與思考。卷縮在出租屋里,他寫下了了這樣的詩句——《亞運村》
                    “許多球匯聚于此/成為一種景觀/一種話題/他們/有的是被拋來的/有的是被拍來的/有的是自己將自己投來的/更多的/是被踢來的/我/屬于足球……
                    一道叫安慧里的門/防守很嚴/我輕易被擋在了門外/至今/仍在一些腳上/傳來傳去”。
                    這首題為《亞運村》的詩,將球的波動與人的流動交織成一體,把打工族的生態、心態展示得淋漓盡致:這里的“球門”,是機遇、希望與成就的象征,他被“擋在門外”。在他的詩里,雖不見汗珠、淚珠,一份生存的體悟與生命的感悟早在被“傳”的過程中滲透。
                   自古雄才多磨難,從來紈绔少偉男。披閱古今中外名人的人生,撫案嘆之,感慨萬千,難怪孟子說;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不經受磨難的人非真英雄,由此看來,幼年時貧困何嘗不是人生的一筆精神財富。
                   冬去春來,打工之余的印子君筆耕不輟,創作了一系列優秀作品,其不少詩作次第見諸北京及全國各地報刊,部分作品還被選入國家級權威選本,他的詩作逐漸受到評論界注意和肯定。
                   與此同時,印子君的創作和生活也引起媒體廣泛關注,《光明日報》《生活時報》、北京電視臺、《詩刊》、《四川政協報》《四川青年報》和《自貢日報》等,先后以專欄、專題和專版的形式給予連續報道,在社會產生廣泛影響,也更加堅定了本人的文學志向和創作決心。
                   京漂四載,帶著辛勤勞作的酸辛和工余筆耕的碩果回到了家鄉,
                    1999年7月,他先后到成都在報社、文化出版公司和雜志社上班,2003年始,他受聘在成都《龍泉驛報》做編輯工作。
                    數載打工歲月,風雨兼程,飄然而逝,唯有對詩歌的辛勤耕耘,讓他收獲了《夜色復調》(組詩)、《身體章節》(組詩)、《青城曲》(組詩)和《古典音樂》(組詩)等詩作。并著有詩集《靈魂空間》《芙蓉錦江九人詩選》(合著)。還有幸成為了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成都市微型小說學會副秘書長。
                真正有價值的作品,必須根植于生活和大眾的沃土。只有這樣,作品和作家才有豐厚的營養,強健的筋骨和充盈的血液,從而使其作品更加具有旺盛的生命力。
              回首古今風流人物,哪一個不歷經千辛萬苦而將自己的價值展現給世人看,又有幾人能看到輝煌背后隱藏的辛酸與淚水。范仲淹兩歲喪父,隨母遠嫁,幼時讀書甚至連一碗粥都難以吃到;司馬光亦出生寒門;荷蘭畫家梵高也曾兩袖清風,生活上常常需要鄰居熱心的救濟。而從這些偉人所創造輝煌的背后,卻是忍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與身體作戰。也正是因為他們承受住上天所賜予他苦難的一切,最終才讓苦難變成一筆精神財富。
                    2002年初春,家鄉作協在富順舉行了“印子君詩歌作品研討會”。
                  《星星》詩刊常務副主編,首屆魯迅文學獎獲得者。著名詩人張新泉在會上熱情洋溢底講到:印子君作為一名詩歌寫作者和打工者,經受著社會變革帶來的對世界的重新認識和陌生化的人生難題,卻始終微笑熱情地面對生存和生活。難能可貴的是,印子君將富順文化中的執著精神與親和關懷貫注在寫作與對人處事中,鍥而不舍地追蹤著、研究著當代文學演進中的諸多問題,以此豐富自己的思考和寫作。他的詩因其以一顆平常心發掘出瑣屑生活遮蔽下的溫馨,平凡覆蓋下的生命價值,為親情和鄉情注入了易被人們忽視的人生況味和文化意義。
              印子君為人厚道,誠實正直,與當今文壇上的一些著名詩人、作家、評論家建立了深厚的友情。他的作品研討會在故鄉召開,意外地收到中國作家協會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著名詩人吉狄馬加的賀電和《詩刊》編委、著名詩評家朱先樹寄來的評文,這對于一個業余文學愛好者是至可寶貴的。
                    中國作家協會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F為中共青海省委常委、宣傳部長,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副主席。著名詩人吉狄馬加在寄來的評文中寫到:欣聞印子君詩歌創作研討會在蜀召開,謹致熱烈祝賀。認識印子君,是從讀他的詩開始的。那質樸無華的詩句,每每讀來便感到如聞鄉音般的親切。子君是川南的靈山秀水孕育的鄉土詩人。他的作品語言平易簡潔,感情真摯熱烈,飽含著對祖國的愛,對人民的情,對家鄉的無限眷戀。正是具有至真至切的情感,才會有這親切生動、韻味悠長的詩句,才會有這發自心靈的歌唱。
                    中國作協《詩刊》編委,著名詩評家朱先樹在寄來的評文中寫到:在商品社會,靠過于純粹的詩歌來改變生存命運和生活處境,的確是很困難的。但詩可以成為一種精神的支撐,讓我們的靈魂空間充滿詩情,人生就會有更多美好的向往,生活自然也就有了品位。我以為印子君對詩歌的愛好與創作追求是可以證明這一點的。
                    一個好的詩人應該是一個語言的魔術師,從他的口袋里展現出來的永遠是你意想不到的驚喜。
                    九十年代以來,詩界對詩歌語言的探索風靡大地,但成就并不明顯。一方面,肆意的解構不僅解構了詩歌的精神,更解構了詩歌的語言,語言傳統的能指和所指的關聯被打破,大量私人化語詞和長距離斷裂的搭配充斥詩行,使詩歌成了艱澀難懂的夢囈。另一方面,對個性張揚的極端追求使詩語言成為向讀者變相邀寵的工具:“下半身”依靠曖昧的性詞匯吸引了一陣眼球之后很快沉寂,“80后”打著率性而為的標簽把詩語言變成了個人的狂呼亂叫,而所謂的“梨花體”更是把“口語”變成了“口水”,畸形發展到了極致,把詩歌變成了語言的垃圾場。
                    每一個詩人都有自己的地域寫作的背景,印子君的地域寫作背景,就是深深植根于自己腳下的那塊土地。詩人李自國曾這樣評價印子君和他的詩作:土地賦予了詩人開闊的胸襟與悲天憫人的情懷,印子君的詩就是在遼闊宏大的時空隧道中穿行的大地之花。它使我們拉近了與《世界》相處的距離,聆聽到《教堂》里傳來的那悠揚的鐘聲,從而讓我們撫觸到《白夜》里的脈溫與跳動。
                    印子君是一位默默而潛心創作的詩人,這些年,從他在《星星》等刊物發表的作品來看,我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在漫漫詩途上邁著的堅實步伐,無論在題材、風格還是手法、技巧上都進行了大膽的探索和可貴的拓展,常能令人耳目一新,展示了一位走向成熟的詩人的進取精神、求新意識和創作實力。于此,我們有理由期待他走得更遠。
              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現當代文學碩士研究生?,F執教于西南石油大學的青年詩評家李民盛贊印子君的組詩《古典音樂》:好的詩歌一定就是一首好的樂曲,好的音樂和舞蹈本身就是一首詩。印子君的《古典音樂組詩》,是一條很好的詩歌創作路子,她延伸了詩歌的能量空間,推進了藝術門類的滲透,拉近天國和我們的距離。
                    印子君的詩作和那些故作聲勢的詩歌不同,作品文本的沖擊力完全是基于詩歌語言的角度撲面而來的:空靈而不浮靡,清新而不稚嫩,獨特而不張揚。表面看來,他的一組組詩作的語言是接近口語化的,沒有艱澀的意象,沒有遠距離的詞語搭配,但是這種近似口語的語言卻顯示了詩人高超的文字組織能力和寫作技巧。
                    2008年初春,著名作家李銳、蔣韻夫婦到自貢尋根,并在富順鳳凰山莊與富順文學愛好者見面,蔣韻隨手翻閱著一本《富順文學》發出感慨:“富順這個地方真不敢讓人小看,在一個小刊物上,可以看到了不起的好詩!”說著,她輕聲讀出印子君的詩句:“如果夜色突然喊出我的小名,那我不再僅僅覺得/夜色離我很近,顯然,夜色還跟我很親……”繼而她贊嘆:“真是很美呀!”
              印子君的詩作中有不少抒寫鄉思的詩歌,由于長年“飄”在異地,對鄉土、鄉村的眷戀使他禁不住一次次回望,而討生計則需要他在了無盡頭的路途上前奔,于是,他的詩行便成了身的分離與心的回歸的一個平衡點,所有的情感和無奈都凝結其中了。
                    印子君是熱愛文學的“草根輩”,他渴望有一片綠茵茵的大草原那么寬廣的時空來放牧繆斯,但是,生存狀況則不斷提示他要熱愛勞作,要不吝惜付出淌汗勞力,唯有一份耕耘,方得一份收獲。
              長期以來,印子君的工作總是屬于戴有“臨時工”的鴨舌帽的“編外”性質。在《大地》(組詩)中的《龍泉驛》一詩里,他噙淚調侃:“出了東門,經凈居寺,過沙河堡/大面鋪伸手,握住一介落魄書生/他滿臉秋色,卻不為赴京應試/僅作借道還鄉,但了無衣錦……”他郁郁不得志的落寞,如飄散風間的一乘一乘蒲公英種子的小傘。
                    雖屬草根,身處底層, 令人欣慰的是,印子君始終坦然面對嚴峻的生存現實,潛心創作,近年來的詩風嬗變和相繼推出的一系列令人耳目一新的佳作,昭示他堅韌不拔的意志和卓立不群的詩風。
                    夏日的夜,夢一般的美。星月之下的世界魅力萬千。
                    黑夜遮蔽了一切,但同時也包含著一切,它無疑蘊含著生命的原色。子夜時分,詩人印子君蝸居成都龍泉驛的寓所,此時此刻,他悄然躲進沉寂的夜色,溫順地擁抱著夜色的安撫,遙望窗外浩渺的星空,詩情洶涌,筆走龍蛇他的筆舌便汩汩流出心靈深處的奇光異彩?!?br />       夜色有一顆鉆石般的靈魂
                    夜色有一顆鉆石般的靈魂,它覆蓋著我金子般的記憶
                    在夜里,只有夜色悄悄為我傳遞著,今生與前世的消息
                    夜色總把自己像大海一樣鋪開
                    鋪出無邊的寬厚,鋪出深深的靜謐
                    堅定的夜行人,被夜色視為朋友和兄弟,一一珍藏在心里
                    哦,星月在浮動,花草在微語,蟲鳥在低吟——這是夜色的呼吸
                    而經由晨露洗浴,夜色將變成一群群夜鶯
                    從屋頂和樹梢緩緩飛離
                    夜色有一顆鉆石般的靈魂,它覆蓋著我金子般的記憶
                    在夜里,只有夜色悄悄為我傳遞著,今生與前世的消息。
                    詩作落成,打工詩人印子君又陡生激情,突發靈感,給詩歌寫起了一封“傾吐自己的心曲”的信——
                    親愛的詩歌:你好!
                    請原諒我以書信的形式與你交談。原本,我們每天都在相見。
                    與你相識,是1986年的夏天。那時,那么多人都在追隨你,都在投奔你,都在想方設法、千方百計靠近你、討好你。凡你所到之處,都會引起震動;凡是有你的地方,無不熱血沸騰、豪情萬丈??梢赃@么說,只要有你的地方,就是山呼海嘯、人潮涌動、激情四射的所在。那時,你成了那么多人擁戴、頂禮膜拜的神,你自然也成了我的神。雖然,我對你的愛,沒有任何充足的理由,但我就是在當時那種背景下,陰差陽錯地愛上了你?,F在細想起來,我也真夠大膽,全然沒有顧及自己的潦倒、卑微和淺陋。是的,你就是這樣,始終就是這樣,對所有愛你的人,你從不拒斥,敞懷接納,一如對所有離開你的人從不挽留。
              詩歌,是你教會了我寬容、大度,是你教會了我隱忍、沉靜,是你教會了我多情、善感,是你教會了我敬畏、虔誠;詩歌,是你讓我懂得了天、地、人,是你讓我懂得了真、善、美,是你讓我懂得了恭、謙、讓;詩歌,是你讓我認識了神、鬼、獸,是你讓我認識了假、丑、惡,是你讓我認識了羞、恥、辱;詩歌,是你使我看見了昨天、今天、明天,是你使我看見了秘密、奇跡、怪誕,是你使我看見了永恒、無限、渺遠,是你使我看見了短暫、迅疾、瞬間……
                    詩歌,我與你的相逢也許是一種偶然,但我對你的愛卻是必然。在這茫茫塵世,因為與你結識,我始終覺得自己是幸運的,更是幸福的。是你,給了我覺悟,給了我信心,給了我力量,使我有勇氣面對自己,使我有信念戰勝自己。我對你的愛,不是一蹴而就的,是緩慢的、悄然的,是一點一點、一步一步推進的,甚至有些謹小慎微和誠惶誠恐。謝天謝地,畢竟,我最終全心全意愛上了你!你在一些人心里,可能是情人、戀人或妻子,而你在我心里,有時是母親,有時是姐姐,有時是妹妹。你是最高貴的,也是最平易的。雖然你無處不在,但絕非每時每刻都能遇見你,你只可能跟愛你的人相見,你只跟與你有緣的人相識相知。
                    詩歌,通過你,我邂逅了那么多才華橫溢、學富五車的人,他們是優秀的、杰出的、偉大的,他們就是留存在這個世界的稀有金屬。他們有的在唐朝,有的在宋朝,有的在北方,有的在南方。他們有的在18世紀的歐洲,有的在19世紀的美洲,有的在20世紀的非洲。詩歌,是你消除了我與他們的種種隔膜,是你打通了時間的隧道,讓我抵達他們的內心,觸到他們的靈魂。是你,讓他們充滿活力,并且永遠年輕。
                    詩歌,在你的門庭,已沒有昔日的熱鬧和喧囂,但你泰然自若,因為你依然是你,始終是你!任何人,無論過去還是現在,無論愛你還是不再愛你,他們都沒有錯。錯的是,他們居然懷疑自己愛過你,后悔自己愛過你!事實上,你成全了他們、玉成了他們,也寬容了他們,他們卻挾持了你、強暴了你、糟踐了你!而我所能做的,僅僅是,一如既往地愛你,讓我的愛更加本真,不受玷污,不摻水分!
                    在這個日益市場化、商品化、程序化、格式化、工業化的世界,詩或詩性其實就是人類最后的精神依托。因而,詩歌,你就是我們在這日漸淪落的塵世中最后能逮住的一根救命稻草!
                    感謝你,我親愛的詩歌,是你讓我感受到世界的美好和燦爛!
                    這是2010年6月8日深夜于成都龍泉驛的寓所信馬由韁揮筆寫下的文字。
                    這也是打工詩人印子君終為詩人最準確最貼切的詮釋吧。

               

               

               

              來源:周云
              成 人 h动 漫在线播放 迅雷_欧美写真 亚洲写真_制服 无码 欧美 偷拍_亚洲性图av在线

                  <font id="djxh5"></font>

                      <dfn id="djxh5"><thead id="djxh5"><mark id="djxh5"></mark></thead></dfn>

                      <rp id="djxh5"><progress id="djxh5"></progress></rp>

                          <big id="djxh5"><th id="djxh5"></th></big>

                          <delect id="djxh5"><progress id="djxh5"><output id="djxh5"></output></progress></delect>